韩国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政坛朝野攻防都打疫情牌

国会选举临近!韩国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政坛,朝野攻防都打疫情牌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派记者 马菲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济冬】因新冠肺炎疫情停摆一天的韩国国会26日重新运营,决定成立“国会COVID-19对策特别委员会”,并表决通过了《传染病防治管理法》《检疫法》《医疗法》三项法案的修订案,为防控新情提供司法保障。连日来,疫情不仅给韩国民众生活带来不小的影响,也冲击着该国政坛。4月15日,韩国将迎来新一届国会选举。由于此次选举将对下一任总统选举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在野党开始利用疫情不断攻击文在寅政府。

2019年11月8日,两人郑重地宣誓并领取了结婚证。“计划2月16日办婚礼,婚纱、酒店都订好了,可是疫情来了,就必须舍小家为大家。”李磊说。

“好!就听你的,现在国家有难,我们也各自坚守在岗位上,共同打赢这场疫情保卫战。”挂完电话,李磊心里五味杂陈。他告诉记者,欣喜的是未婚妻的理解,心酸的是平日就和未婚妻聚少离多,觉得亏欠很多,如今又“欠”着她一个婚礼。

上周末,保守团体不顾首尔市禁止在市中心大规模集会的规定,连着两日举行集会。集会组织者全光焄牧师因涉嫌在集会等场合呼吁集会人群支持特定保守政党于24日被逮捕。韩国具有保守倾向的《文化日报》26日评论称,从“封锁大邱”到新天地怪谈,在现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力引发国家混乱的情况下,执政党和亲文势力通过臆测、诡辩和虚假新闻等手段进一步制造混乱,有观点怀疑这是不是恶意利用疫情对在野阵营进行打击。

据韩国News1通讯社报道,文在寅将于28日前往国会与朝野各党院内代表举行会晤,就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商讨对策。这是文在寅就任总统后首次为与朝野代表会晤而到访国会。韩国《韩民族日报》社论称,面对确诊患者数量破千的疫情,文在寅和朝野代表能够面对面交流,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此外,因多数新冠肺炎感染者都来自韩国新天地教会,韩国舆论中不乏新天地教会与政坛保守派有着紧密联系的各种说法。例如,“新天地=新国家党=自由韩国党=未来统合党?”“新天地教会每天吸收2000多名教徒,新国家党是为了获得选票加入其中的吗?”“有证据捕捉到新天地教会在支持新国家党”……对此,未来统合党方面26日表示,上述说法纯属“子虚乌有”。

李忠铠说,自己从来没有记得家人的生日,前不久奶奶过生日,女友还专门买了礼物送给他奶奶。春节前,女友更是独自一人,去商场里精挑细选了送给他爸妈的过节礼物。特意挑选2020年2月20日这个特别的日子举行婚礼,可是因疫情,两人决定把婚礼暂时延期到今年5月2日。

今年31岁的李磊,在2014年夏天的一次朋友聚会上,遇到了陈文慧。可是那次相聚之后,他们两人再也没有过交集。直到2019年夏天,他们两人在大街上偶遇后,双方都觉得是一种缘分。于是李磊开始追求陈文慧,很快性格相投的俩人谈起了恋爱。

全体台湾乘客登机前,天河机场会同有关方面对他们进行了全面检疫排查,按有关规定采取了旅途防护措施,以确保台胞安全返回。据了解,第二批台胞返台运送工作预计于2月5日进行。(完)

“不是不关心他,怕他在休息的时候,打扰到他,所以就等着他闲下来的时候,给我报个平安。”陈文慧说。

李磊前往抗击疫情一线,他父母和未婚妻都很担心他。可是一家人却出奇的默契,这几天来,李磊从未接到他们的来电。

李忠铠说,:“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可是疫情当前,个人的婚礼就是小事,好好坚守岗位,抗击疫情才是大事。”

平日里工作忙,对女友的关怀和照顾就很少。如今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李忠铠脑子里全是如何做好抗击疫情工作。

在抗击新型肺炎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许多像李磊一样的年轻人冲在了抗疫一线。他们中有医生,有民警,有物业人员,有动车列车员。在这场疫情防控中,因坚守岗位而推迟婚礼的并非李磊一人。

李忠铠和他幸福的女友旅游合影。叶翠 摄

在李忠铠眼中,女友是个特别温柔、细心的女孩子。“我们属于相亲,但是又是一见钟情那种,喜欢她真的好像没那么多理由,见了第一面之后,我就觉得这辈子我要娶的人就是她。”

而他的家人和女友也是极力支持他的工作,除非有紧急事情,要不然绝对不会主动给李忠铠打电话。李忠铠说:“相信经历过这一场生死考验,我们的爱情会更加甜蜜。”(完)

2月4日,青瓦台请愿板块出现了一则题为“敦促弹劾文在寅总统”的请愿。该请愿声称,文在寅政府防控新型冠状病毒不力,没有及时采取措施禁止所有来自外部的人员入境,从而造成现在的局面。截至26日,在青瓦台请愿网页上关于弹劾文在寅的请愿人数已经超过78万。按规定,请愿人数只要超过20万,青瓦台就需要在一个月之内对请愿内容进行回复。

陈文慧说,虽然推迟了婚礼,但是两人的爱情却不会改变,她会等到美好的时刻!

然而,另一方面,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首席发言人洪翼杓却因针对疫情不严谨的措辞遭到反对党猛烈批评,不得不于26日宣布辞职。据韩国媒体报道,洪翼杓曾于25日向媒体群发送“拟对大邱市和庆尚北道采取‘最大程度封锁’措施”的信息,反对党未来统合党方面剑指政府,称其不切断外部涌来的感染源,却要封锁本国国民。随后文在寅通过青瓦台解释称,所谓的“最大程度封锁”措施并非“封城”,而是最大限度阻断疫情扩散。

据韩国媒体报道,文在寅政府上台以来,韩国经济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来刺激经济,但效果有限。韩国的研究机构和大学教授也纷纷表示,韩国与中国的经济关联度高,长期来看,这次疫情对韩国经济的冲击将高于“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近日也表示,从主要经济指标变化来看,此次疫情对韩国经济的影响将超过五年前的中东呼吸综合征。

“90后”李忠铠2017年2月参加工作,已有3年没有回过家。今年原本打算过年回家领证,可是,疫情就是命令。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哈密市驻柳园疫情防控组忙碌着。

目前,距离韩国四年一度的国会议员选举只有不足50天时间,朝野攻防愈发激烈。据韩联社报道,截至26日16时,韩国感染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增至1261例,其中大邱市710例、庆尚北道317例。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范围内扩散,传统的选举运动实际处于中断状态,甚至有人建议选举应当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