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聋人如何了解防疫知识有声书手语视频等实现信息无障碍

(抗击新冠肺炎)盲人聋人如何了解防疫知识?有声书手语视频等实现信息无障碍

中新社北京2月18日电 (记者 王祖敏)记者18日从中国残联获悉,为使盲人、聋人第一时间了解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进展,正确掌握日常防护知识,中国各级残联指导各地盲人协会、聋人协会通过有声书、手语视频等方式实现信息无障碍,做好残疾人群体的疫情防控引导和服务。

图为在楼栋口值守的叶永祥、杨世秀夫妇。锣旗寺社区供图 

在叶永祥、杨世秀的带动下,郭家沱街道的党员志愿者、巾帼志愿者、退役军人志愿者等300余人都积极站出来,加入疫情防控工作,为3个开放式小区、50余个路口筑起疫情防控攻坚战中的最后一道防线。

从吸纳上海2019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的产业来看,服务业持续成为上海应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的主渠道。其中,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吸纳就业排名前三位。

为此,中国盲人协会与中国盲文出版社、中国视障文化资讯服务中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公众防护指南》有声书内容嵌入呼叫中心的语音服务中。自2月3日起,只要拨通中国视障文化资讯服务中心的热线电话4006107868,根据语音提示选择疫情防护,盲人朋友就能收听包括疫情要闻、防护知识、抗疫宣传、盲协抗疫和新冠病毒实时动态等内容。该有声书还在有关网站和全国各地近400个盲人微信群广泛转发。

中国聋协手语研究委员会制作《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从个人防护做起》短视频,向手语使用者解释戴口罩、勤洗手、尽量居家等关键信息。

根据对上海应届高校毕业生的抽样调查,通过“学校组织的各类招聘活动”进行求职的占32.05%;通过“老师、亲友等熟人介绍”的占21.32%;通过“直接联系用人单位”的占26.29%;这三类求职渠道合计占79.66%,是申城应届高校毕业生的求职主渠道。

“疫情防控阻击战开始后,这对英雄父母便主动向社区提出要为他们居住的楼栋提供值守防控服务。”邓正文说,考虑到两位老人年龄大,抵抗力也弱,社区谢绝了两位老人的请求。“他们坚决不同意,转身戴上口罩便回到郭正街57号楼,开始了‘站岗’工作,还排好了班,一人上午,一人下午,从上午8点站到晚上6点,怎么都劝不回去。”

据社区统计,值守的这些天,两位老人成功劝导60位居民佩戴口罩出行,登记进出楼栋人员基本信息25次,为进出人员测量体温150余人次。

据统计,上海户籍生源毕业生在沪就业人数占全部上海户籍生源的92.74%;外省市生源毕业生在沪就业人数占全部外省市生源的41.67%,比2018年同期增加2.27个百分点。近年来外省市生源毕业生留沪就业比例连年上升,上海作为国内就业导入的主要目的地之一,对长三角和华东地区生源的就业吸引力不断增强。

“同志,出门记着戴口罩。”“同志,现在是特殊时期,去女儿家也不行,疫情过后再来。”6日下午,看着坚守岗位的叶永祥、杨世秀夫妇,邓正文有些哽咽。“站岗这件事,叶永祥很坚定也很执着。他告诉我,虽然儿子牺牲了,但他作为一名老党员、一名退伍军人,必须在国家需要的时刻站出来。如果儿子还在,他一定会站出来,因为保家卫国是军人的天职。”邓正文讲述到。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通过高密度、多层面、多渠道的官方新闻发布会,和各路专家的及时答疑解惑,逐渐提升了外界对疫情的认知和对相关防护知识的掌握。但对于存在视听障碍的盲人和聋人朋友而言,及时了解相关信息却存在一定困难。

杨世秀和叶永祥是郭家沱街道锣旗寺社区居民,也是该社区年龄最大的志愿者。此外,他们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烈士叶玉林的父母。

叶永祥是一位退伍军人,大儿子叶玉林在他的影响下,16岁便参军入伍。然而1986年,部队传来噩耗,18岁的叶玉林在一次战役中牺牲。儿子的离世对于两位老人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调查数据同时还显示,应届高校毕业生认为学历是实现就业影响最大的因素的,占32.72%;认为专业是最大因素的占24.92%;认为实习经历是最大因素的占18.81%;以上三因素合计占76.45%。认为个人综合能力是影响实现就业最大因素的占8.66%,不少毕业生对发展自身综合能力较为重视。而选择户籍是实现就业影响最大因素的仅占0.98%,选择性别的仅为0.78%,这说明户籍和性别因素对应届高校毕业生实现初次就业的影响微乎其微,毕业生更注重学历层次的提升和专业的选择。

“两位老人骨子里的热心肠却没有随着儿子的去世而消失。”郭家沱街道锣旗寺社区书记邓正文称,叶永祥退休后成为社区党员志愿者,杨世秀则加入巾帼志愿者,两位老人不计报酬地为小区居民服务,一干就是十余年。

报告指出,市场上大部分经济实体为小微企业,而不少知名的科技型企业也是由小微企业发展而来。报告建议,应届高校毕业生到小微企业中就业,充分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见证小微企业不断发展成为成熟企业,也是实现高质量就业的一个重要途径。(完)

值得关注的是,上海2019届高校毕业生登记就业分布于全市1.94万家单位。通过对比发现,200人以下的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共吸纳上海2019届高校毕业生就业40.3%,是上海吸纳应届高校毕业生就业名副其实的“生力军”。

上海2019届高校毕业生17.56万人中,上海户籍生源为5.37万人,占生源总数的30.58%;外省市户籍生源为12.19万人,占69.42%;毕业生的平均年龄为24岁,“90后”约占96.4%,而“95后”占76.03%。

报告分析,2019年上海应届高校毕业生起薪增幅较大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2019年上海社会保险缴费上下限进行了调整。二是国内不少大型、有影响力的科技型企业为配合上海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建设,于2019年加大了在上海的产业投资力度,对应届毕业生的聘用需求有所增加,而这类企业薪酬普遍较高,抬升了上海应届高校毕业生的薪酬水平。

薪酬是衡量人力资源市场最为基本的指标之一,也是衡量经济活力和就业质量的基本指标。据统计,2019年上海登记就业的应届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为每月7103元,比2018年同期的每月6024元增加了1079元,增幅为17.91%,增幅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