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实践者】重症医学人周华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门

央视网消息: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2020年的春天变得格外不同。作为一名老重症医学人,周华快速地把这种冲击转化成了一股坚定的力量——“一定要保住还在身边的重症患者”,带着爱参加战“疫”,在疫情一线才会输出更多爱。

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一名30岁出头的新冠肺炎患者小王痊愈出院了。临走前,他激动地说:“多亏周医生的‘俯卧位’疗法,要不我肯定不会这么快出院!”

一位兼患帕金森的重症老人,在周华“俯卧位”疗法下慢慢地好转。查房时,她问周华:“等我出院的时候,能和你合张影吗?”“好啊!您不出院,我不撤!”那一刻,周华心头满满的感动。

但踏入隔离区的那一刻,所有的紧张都在实际的行动中踏实下来。第一次走进隔离区为确诊新冠肺炎患者医疗救助,第一次气管插管有创通气,第一次中心静脉穿刺,第一次送康复患者出院……队员们快速适应环境。

虽然药剂在临床效果显著,但走正常审批程序,药剂真正到达患者手里的时间将十分漫长。

而谭行华也强调,该方仅限于治疗轻症确诊病人和疑似病人,普通群众不能将其当作预防方使用。“限于这些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使用,个人不能拿去使用或者作为预防使用。”

8日当晚深夜,广东省药监局行政许可处处长方维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神速”的审批背后,离不开研发和生产机构夜以继日地联合攻关和审批部门在紧急情况下既提速又保质的坚持,做到了程序一个不落、门槛一个没降低。方维说:“程序上没有少,但是大大压缩了时间。这边上午科技厅开完会得出结论,下午我们就组织专家讨论一些审批、流程上的专业问题、法规问题以及检测和检查的问题,同时我们也调动市局的同志们开展检查,这种既有平行又有并联的形式非常紧凑,专家们也非常给力。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出台了广东省药监局的应急审批的工作程序,这样把我们很多工作上程序化的东西就定下来了,确保我们在审批过程中保质保量、提速完成工作。”

家人的支持让我蹈险逆行

平日里,晚饭后在周边的公园和家人悠闲地散散步,是周华最喜欢的调节自己状态的方式。她期待着这一天、这样的场景早点到来。(文/任佳 韩冬野)

习仲勋同志为立诚题词

据富平县政府官网介绍,立诚中学位于富平县庄里镇,系著名爱国将领胡景翼将军于1920年创办。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曾为学校提名。国民党元老廖仲恺、于右任等曾先后任学校董事。立诚中学还是渭北重要的革命基地之一。1926年5月,从立诚诞生了富平县最早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在国民党统治最黑暗的时期,立诚还是向延安的重要交通站,一批批进步青年从这里迈上了革命的征程。原党和国家领导人习仲勋等都曾在立诚中学就读。

大学毕业后,周华就进入了重症医学科工作。“ICU里的患者,身体最难受,活动受限制,和家人分离,少有患者会对这里留下好印象。”对绝大多数患者而言,这里是最后一道生死之门,在这样一个“费力不讨好”的科室里,她一干就是25年。

“肺炎1号方”预计下周陆续用于广东省内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医治之中。方维则认为,该方快速投入新冠肺炎治疗,提振了医者和患者的信心。“特别是对中医药的信心非常强。这个药的研发过程中,从他们(八院)那里感受到了很强的信心,所以他们才会向我们积极地推荐,也在很多专家会上也积极地把它拿出来,大家都非常认同,因为明显看到了症状的改善,所以这个在我们‘抗疫’期间,给大家带来了信心,这很重要。”

3月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官网行领导页面,并未见到楚龙春信息。

2月中下旬,周华坚守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已经陆续有重症患者康复出院,这也更加坚定了她抗疫必胜的信心。

立诚中学校园(2008年)

驰援武汉的第一个周末,周华在岗位上度过了自己的生日。走出隔离病房,手机上收到了来自各方的祝福:有爱人手绘的肖像和一首鼓劲的小诗,有队员们手绘的生日蛋糕和联名祝福信,还有北京的同事在微信群里祝福接龙。“特别时期,特别生日,特别祝福,特别感动。”周华说。

小王口中的周医生是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周华,也是这次北京援助武汉医疗队的队员。

广东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科技攻关组接到广州八院的推荐申请后,在2月1日紧急召开专家咨询会对该项目进行评估,将该方列为广东省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科技攻关应急专项。

1月27日,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护团队共计11人从北京出发,驰援武汉。在这11名队员中,周华经验最为丰富,接到指示时,她没有任何犹豫,“疫情严峻,刻不容缓,我前往武汉支援,将牢记医生职责,努力工作,完成任务”。在协和医院西院支援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这位具有丰富危重症患者抢救经验的重症医学人,一直在死亡线上抢人。

初到武汉,第一天院感培训、清点物资,第二天熟悉院区工作环境,第三天就是走进隔离病房医疗和照护确诊患者。不同年龄、不同阅历的医护人员各怀“紧张”。

立诚中学方面表示:为继承历史,弘扬传统,凝聚力量,再创辉煌,学校正式启动“纪念胡景翼将军逝世95周年暨立诚中学建校100周年”活动筹备工作,纪念活动拟于2020年10月举行。我们将突出百年历史、突出教育成果、突出文化传承、突出发展共识,组织开展系列纪念活动,礼赞立诚100年不平凡的光辉历程,展望立诚未来的崭新篇章。诚邀海内外历届校友、社会各界人士届时拨冗莅临,畅叙情谊,同贺立诚百年华诞,共襄学校发展盛举。

重庆富民银行官网显示,该行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成立的中西部第一家民营银行,也是常态化审批后成立的第一家民营银行。富民银行由瀚华金控、宗申集团、福安药业(6.100, 0.28, 4.81%)、渝江压铸、海特环保、陶然居和博恩科技等重庆七家优秀的民营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注册资本30亿元。

这样良好的临床效果也让“肺炎1号方”备受社会关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谭行华是该方研发者之一,他透露,“肺炎1号方”研发过程经过了长时间的临床实验。“因为我们医院是一个传染病医院,收治过很多呼吸道的传染病患者,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很重视中医工作,经过十几年的时间我们慢慢地摸索出了一个经验方,用于治疗病毒性肺炎这一块,(并且)发现有些成效。福建省立医院中医科郑星宇教授在这方面很有经验,疫情发生以后,就请他过来,一起制定了这个方法。”

病区里,有一个30出头的小伙子小王,刚入院就戴上了储氧面罩,流量开到最大,他仍然胸闷憋气,连饭都没法吃。“试着趴过来,变成俯卧位,如果能够坚持,过半个小时,我再来为你测一下血氧。”过了半个小时,周华过去一测,小王的血氧明显上升。两个人都备受鼓舞。

根据规定,“肺炎1号方”是广东省药监局应急特批的医院制剂,用于全省30家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临床使用,暂不能用于其他地区。疫情期间,非定点医院申请调剂使用的,由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予以优先审批。获得调剂的医疗机构可直接向该制剂受托生产企业申请提供配送。

谭行华表示,围绕“肺炎1号方”的探索和攻关并未停止,目前多方正组织研究更具针对性的药剂。谭行华说:“我们广东省也有意向开展这方面的一些研究,主要是确切地了解它的疗效还有作用机制方面。对中医来说,如果这个方面能够研究成功的话,可能对呼吸道传染病提供有效的方剂,还是非常有帮助的。”

公告指出,2020年,陕西省富平县立诚中学将迎来百年华诞。在此,我们谨向长期以来关心、爱护和支持学校发展的各级领导、海内外广大校友、社会各界人士致以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

武汉协和医院西区收治的患者,重症和危重症占绝大多数。隔离区病房是没有任何家属和护工陪护的,患者因为高龄、病情重,生活无法自理,护理人员常常一刻不得闲,除了抽血、给药、输液等临床护理外,发饭、喂饭、翻身、换尿不湿、换床单等工作一应执行。

“肺炎1号方”共涉及16味中药,产品制作周期约为一周。广东一方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魏梅透露,产品已经投入生产,可以完全满足供应需求。“前两天已经开始生产了,我们也准备了充足的物料,只要市场有需求,我们一定会加班加点保证需求。只要医院、患者有需求,我们就能马上响应,马上供应。”

每班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周华要穿着防护服为近50名患者查房。长期的精神紧绷状态下,周华常在半夜醒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看工作群里的动态,了解哪位重症患者做了什么抢救。

一场护送“肺炎1号方”“闯关”的接力赛正式开始。项目评估进行的同时,广东一方制药有限公司也接到协助医院申报医院制剂并负责配制的通知,当即组织技术人员成立了联合攻关小组投入产品生产。

团结一致,与队友共同战斗

公告介绍:一百年筚路蓝缕,栉风沐雨。一百年风雨兼程,初心不改。十秩风华,一路弦歌。红色热土,英才辈出。百年来,立诚中学始终坚守著名爱国将领胡景翼将军亲笔题写的“阐发最新的学说,陶冶理想的人格,创造健全的社会”的校训,培养了以习仲勋、胡景铎为代表的一大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卓越人才,成为红色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办学特色鲜明,教育教学成绩辉煌的省级标准化学校。

80后、90后队员们都是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上前线”。对“战场”的未知是他们紧张的主要来源。“第一次穿隔离衣的时候有点紧张,不知道会面对怎样的患者。”感染性疾病科王小辉主治医师说。

工作中,周华发现,当新冠病毒侵入肺部,大量的炎性渗出物质占据了肺泡及小气道,造成低氧血症,患者喘不上来气,只能用力呼吸,而这会导致耗氧量进一步增加,患者常常憋到口唇发绀,潜在多器官受损。通过细致观察和分析,她结合病例特点总结出了充分利用“俯卧位”改善氧饱和的方法。俯卧位可以改善原来低垂部位的通气,提升氧饱和度。

在6天时间里,小王坚持配合周华的治疗,果然病情有所好转,可以摘掉储氧面罩,改用鼻导管吸氧。在周华的指导与鼓励下,更多重症患者以这位小伙子为标杆,开始了早期自主“俯卧位”治疗。

抵达武汉后,当第一次走进隔离病房时,她仍然被现实的场景震惊了。“病情进展得很快,有的患者白天检查状况还好,晚上就出现喘憋,需要紧急抢救……”而初期有限的医疗设备与爆发性的患者增长量、患者急转直下的身体状况之间的矛盾,是周华最为焦虑的问题。

来到武汉已经一个月了,周华坦言自己很想家。老父亲因病排尿困难,长期插着导尿管,平日里都是周华亲自给父亲更换。如今,照顾年迈的父亲和儿子的重任都落在爱人的身上了。同学、同事听说她去医疗队,纷纷打电话、发微信告诉她“家里有事找我吧”。和家里人视频,老父亲耳背常听不清她讲话,她就冲着屏幕笑,给老父亲竖大拇指,让他知道自己很好,让他放心。“我站在救治一线,是作为一名重症医学人的责任与使命,家人的支持让我放下包袱、蹈险逆行,后方的支援让我坚定信心、竭力抗疫。疫情不退,我们不撤!”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2018年4月,重庆富民银行行长闵路浩离职,上海华瑞银行副行长孙中东或接任;2019年6月,重庆富民银行行长孙中东离职,以波士顿高级顾问身份出席公开活动。

2月3日,广东省中医药局、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对“肺炎1号方”颗粒医疗机构制剂应急审批及临床应用进行联合专家论证会。同意“肺炎1号方”颗粒按照广东省医疗机构传统中药制剂提出备案申请,并纳入应急审批程序准予附条件备案。该制剂最终定名“透解祛瘟颗粒”。这也标志着“肺炎1号方”正式“闯关”成功。从应急立项到启动量产,仅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

但周华和队员们没有抱怨,没有嫌弃,每个人都兢兢业业。“必须靠一个团队的工作,大家紧密配合,才能把患者从死亡线上往回拉。”周华很欣慰与这样的队友共同战斗。

富平县立诚中学提升改造规划鸟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