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监管总局回应严厉打击熔喷布涨价违法行为

(原标题:市场监管总局回应熔喷布涨价:从重从快从严打击价格违法)

新京报快讯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3月12日举行发布会。针对口罩原材料熔喷布涨价现象,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一级巡视员陈志江表示,对查实存在价格违法行为的企业和个人,市场监管部门将从重从快从严予以查处和打击,构成犯罪的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始终保持高压态势,持续警示震慑不法经营者,维护疫情防控期间的价格秩序。

陈铁刚表示,腾讯内部对成本有着极致的要求。 

作为腾讯云运维中心总负责人,徐勇州说到一个细节:2015年,腾讯云在上海建立了一个测试业务上云的沙箱,整个基础设施都是腾讯本身的计算存储及数据库等能力。

QQ业务上云的挑战与应对 

这段时间,人们切实感觉到了“距离产生美”。疫情的可怕之处不仅在于感染力极强,而且来无影去无踪,不知其隐身何处。不能做到精准歼灭,那就只能扩大防线,把病毒隔离在外。最充分的隔离就是大家都待在家里,独善其身,在事实上起到了把病毒拒之门外的作用。

是的,“开着火车换引擎”,腾讯做到了。 

腾讯公司运营管理部运营规划负责人陈铁钢表示,不光腾讯云要增加一部分人力来支持自研业务,同时自研业务的人,也要主动把自己的人力放上去支持把腾讯云的业务做好,是一个合力。 

2018年底-2019年初,集团的“自研上云”战略明确之后,腾讯加大了在网络互联互通上的投入。与此同时,腾讯云的精力也由服务外部大客户到加大对内部自研业务的支持。 

在腾讯服务器过百万台的历史时刻,他参与了腾讯技术战略升级的重大变革,即推动自研业务上云。 

作为腾讯云服务器第一负责人,李力亲历了云服务器从0到1的过程。他表示,早期给QQ做优化的时候,腾讯云更倾向于优化数据的性能,因为QQ中大量临时UDP出现,会变成QQ上云之后一个比较小的性能瓶颈。 

据了解,Targeting2019-nCoV平台致力挖掘SARS等冠状病毒的历史药物研发资料,并集成数据,开放相关临床前和临床数据资源;该平台还包括了计算化学分子模拟数据,以及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科研动态。

现在,在3年上云的节奏下,腾讯云终于完成这项壮举,也终于可以回答“自己家业务上云了没有”这个问题。 

有20年历史的QQ,成为腾讯内部运营时间最长的业务。

GHDDI成立于2016年,是由北京市政府、清华大学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的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

现在,很多城市都发出了“一米线”的呼吁。不仅是在医院,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要有“一米线”意识。扬州近日就发出“文明‘一米线’ 健康你我他”的倡议书,呼吁市民文明出行一米距离,讲卫生不扎堆;文明用餐一米距离,用公筷不靠近;文明排队一米距离,守秩序不争抢;文明办公一米距离,少开会不聚集;文明生产一米距离,保安全不违规。相对于医护人员在前方冲锋陷阵,相对于社区工作者等在后方坚守防线,保持“一米线”距离最为简单,但其作用一点不可小觑。

一方面这几年腾讯云给QQ提供云上资源支持,另一方面QQ原本很多服务器到了服务年限,大部分都被自然裁撤了,少量的可以置换到其他云下的业务使用。

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初试时间为2019年12月21日至12月22日(每天上午8:30-11:30,下午14:00-17:00)。超过3小时的考试科目在12月23日进行(起始时间8:30,截止时间由招生单位决定,不超过14:30)。

如果把QQ当做行进中的列车,那么云就是一个新的引擎。QQ本身在业务层面不可能换挡降速,所以作为引擎的基础设施必须变! 

自研上云项目天然作为一种全公司的重大举措要被支持,这个时候意味着全公司的资源(BG的资源)要全面拥抱腾讯云。 

研招网提醒,《准考证》由考生使用A4幅面白纸在规定时间内(2019年12月14日开始至12月23日)上网自行下载打印。打印准考证后,建议考生多处备份,包括复印件和电子版,以免发生意外(初试和复试都将用到准考证)。

业内人士评价,这次自研上云的成功,一方面为腾讯云的进一步壮大打下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也为QQ自身的技术重生埋下伏笔。 

GHDDI方面表示,所有数据均实时对外公开,以期为新型冠状病毒科学研究提供重要数据和文献支撑。据透露,GHDDI其他对外开放平台和资源也正在紧张部署中,

他表示,技术变革背景下,这个阶段上云会体现出更大的一个价值,和过去砂箱的区别不是仅仅产品的有和无,还有就是服务和能力支持的一个问题。 

QQ当时已经尝试把业务放进来测试,但当时沙箱没有解决整个网络互通的问题,导致方案一直没拿出来。 

“QQ这种业务是属于海量的用户互相访问的过程,既不可预测,也没法做一个良好规划。QQ的访问中,有大量临时的UDP(用户数据报协议)的访问会建立起来,会带来各方面对基础的虚拟化和网络、计算性能的挑战。” 

QQ体量庞大,各系统间耦合非常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难度。 

QQ即时通讯的特点,决定了用户对QQ的实时性要求很高,怎样合理灰度,做到用户对上云过程零感知,是一座需要跨越的大山。 

在这个技术战略背景下,QQ加快速度往云上“迁徙”。 

据研招网介绍,如果下载后的准考证信息显示空白等异常,建议重新下载pdf文件阅读器查看。可下载系统页面提供免费下载的pdf文件阅读器Foxit Reader或到其它合法网站自行下载pdf阅读器。此外,建议下载时勿使用下载工具,可选择“另存为”的方式下载。

GHDDI方面希望探索实现社会科研力量的新合作模式。据透露,GHDDI团队还根据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的同源性建立了多个靶点结构模型,并开展了一系列分子动力学和药物设计工作,以进一步探索靶点机制。GHDDI会陆续在合作平台上公布相关结构信息,并期待与相关团队合作,尽快找到有效药物,以遏制疫情发展。(完)

开源协同是代码开放、资源协同,自研上云就是技术协同的一种最终落地的形式,在公有云上协同应用。 

“一米线”是个人隐私保护线、公共秩序维系线,也是一条城市文明风景线。在很多人看来,公共生活是由秩序构成的,没有边界也就没有秩序。现在在疫情的背景下,“一米线”更是一条“健康线”。

“一米线”是文明线也是健康线,是丈量文明的界线也是衡量责任的标尺。当前,疫情往好的方向转变、拐点尚未到来,远没有到放松警惕的时候。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疫情出现了一些新变化,个别地方在局部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反复,有些单位在复工复潮过程中出现了输入性病例……这一切都在提醒,这是一场持久战,当前还面临着严峻考验。适当放松,不是放纵,弦不能松。保持“一米线”,是对他人的负责,对社会的负责,也是对自己的负责。

“一米线”能让距离产生美。这次疫情带来的巨大伤痛,很多无法避免,但也应该留下一些积极东西。比如“一米线”意识,就应该通过这段时间自觉遵守,自发生成,养成良好习惯,成为社会的一道常态风景。

可是,防控是硬任务,发展是硬任务,经济社会不能始终停摆下去。随着复工复产潮的到来,不少城市的道路和小区已经解封,景区和公园也逐步开放,无论是工地工厂还是大街广场,人气都在慢慢恢复,这时候的隔离应该更强调精准。“一米线”的价值,正在于精准隔离上,既保证了经济社会的基本需求,又通过人与人之间的有效隔离,从而实现防控的价值。

基于此,老兵,对QQ上云的规划、挑战、流程进行了对话,以寻找到背后的逻辑。 

陈铁钢在2007年加入腾讯,一直负责公司资源运营布局规划、运营成本优化和架构评审工作,参与并见证了腾讯服务器从2万台到100万台的规划落地。

徐勇州在2005年10月份加入腾讯,是QQ后台的第一位专职业务运维,一直负责QQ的运维能力建设,经历了QQ从1000万到2亿最高同时在线的技术架构演进。

2018年9·30变革后,腾讯进行了“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战略升级和提出了“科技向善”的新愿景,新成立的技术委员会,明确了“开源协同、自研上云”的公司技术战略。 

据云和QQ都埋下了新伏笔 

“自研上云”是最新技术战略 

《准考证》正、反两面均不得涂改或书写。考生凭下载打印的《准考证》及居民身份证参加考研初试和复试 。考生凭本人《准考证》及有效居民身份证按规定时间进入考场,对号入座。入座后将上述证件放在桌面左上角,以便核验。

因此,面对QQ这种场景,腾讯云先尝试做资源补充,研发团队、虚拟化团队花了很长时间在具体的细节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软件定义网络的项目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以一个非常合理的资源和成本满足QQ的业务要求。 

陈铁钢提到,在过去,腾讯云跟QQ等这种自研业务是完全割裂的两个资源体系,自研业务用着一千台自研的服务器或者十万台自研的服务器,云上业务支持20万台的服务器,两边是割裂的。 

不过,腾讯云团队近日宣布:社交业务包括QQ和空间的体量有近20万台服务器已经全量上云,分布在3地的用户全都迁到了云上,实现完整的QQ公有云上服务。 

此次GHDDI人工智能研发团队上线的是针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研究的一站式科研数据与信息共享平台“Targeting2019-nCoV”。这是该中心资源开放初期的重要举措之一。相关成果涵盖既往冠状病毒相关研究中,不同阶段的900多个小分子的实验信息。GHDDI公开这些成果,希望科研界能从中提炼有用信息,助力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

如果为了上云而把所有的服务器一下子从自研搬到云上,这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成本。 

当然,这件事对QQ本身的技术价值也非常之大,比如全面拥抱DevOps,研发效率更高效;全面拥抱DevOps,研发效率更高效;彻底拥抱云原生,用云来满足业务快速迭代,资源弹性伸缩的需求;主动与开源社区协同,贡献更多的功能特性。 

“集团给我们明确了,不是为了上云而上云,其中有一条:QQ上云不能有额外的成本支出。” 

值得注意的是,QQ上云工作不是一蹴而就,早几年就已经在做,比如前文提到的沙箱测试,QQ之所以成为自研上云的先行军,与其准备度高分不开。 

但是这个非常小的性能瓶颈可能就会带来成本急剧的增加——因为QQ的业务实在太大了。 

口号喊出来,就像是剑已出鞘。 

在腾讯云走过全网服务器总数量突破100万台、带宽峰值突破100T、前3季度营收突破100亿的重要节点上,QQ全量上云,必将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云总裁邱跃鹏:中国第二大云厂商崛起的背后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到后来,QQ除了业务上取得成功,也留下了大量支持后台的计算设备——其中就包括20万台冰冷的服务器,分布在华南、华北、华东三大区域。这些年,QQ后台服务依赖关系极为复杂。 

QQ风靡了网络社交的初创时代,缔造无数奇迹,成为腾讯最庞大、最悠久、最复杂的业务之一,以至于我们很大程度上强化了“腾讯就是QQ,QQ就是腾讯”的概念。 

说这话的是肖世广,他是腾讯云原生架构总经理,前QQ技术运营总监。2008年进入腾讯,曾先后负责QQ、Qzone、腾讯视频、QQ音乐、腾讯广告、QQ农牧场等互联网产品的技术运营管理工作。 

他看到了无数的后端技术压力,仅仅一个QQ群,就是原有技术需求几百倍的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