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汉语老师在埃及的第八个春节

新华社记者吴丹妮李碧念

对于埃及苏伊士运河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朱廷婷来说,能有机会安心在家收拾一下屋子是件难得的事。

当贾跃亭提出用法拉第未来的造车梦来圆这个胆大包天的谎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缓兵之计。可贾跃亭依然敢撒这个弥天大谎,就在于他知道:永远有一些贪图一夜暴利的人,会入其彀中。

不仅是朱廷婷,大部分的孔院老师也都会选择在埃及过春节。朱廷婷介绍,埃及学生的寒假只有十几天,几乎每年的中国春节假期都很难与埃及寒假相重合,孔院教师们责任心都很强,大家选择春节照常上班,而不是在春节回家同家人团聚。

一个贾跃亭个人资产破产的案子,活生生演绎成了美剧一般的法庭商业家庭伦理大剧。一些材料太复杂了,我来用最通俗的语言组织一下:

“春节假期将怎样度过?对于我们这些在埃及的中国汉语老师来说,阅卷、改卷、归档、备课、采购、外联协调等,将是主要内容。”朱廷婷说。

所以,通过特拉华州的案子,我们当然就更加认清了贾跃亭的真面目。但这场戏要想看究竟,再等三五年。

贾跃亭的债务一共有37.7亿美元,100多位债主。然后他跑到了美国,再也不回来了,但是对外一直说,你们放心,我一定回来还债。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你们再给我8亿多美元,我把车造出来,不但能还你们的钱,而且大家还能赚大钱。

债主虽奇袭成功,但让贾跃亭掏出家底很难

为了让当地学生更多地了解中国文化,提高他们学汉语的积极性,中国老师们充分利用农历春节这个中国传统佳节,教学生们画灯笼、写春联、包饺子、说吉祥话。这些活动让孔院所在的苏伊士运河大学校园充满了浓浓年味。

“看着埃及的高校校园被中国红点亮,被春节的欢声笑语感染,我们都觉得每一年的坚守很值得。”朱廷婷说。

你说,债主们能相信吗?于是他们委托了美国联邦下属的一个机构US Trustee,去查贾跃亭的资产,这一查,乖乖,海景别墅好多套,持有好几个中国、美国资产良好的公司的股权,还给孩子在海外购买了几千万美元的理财。到目前为止,贾跃亭的个人资产少说有5亿美金。不但如此,贾跃亭每个月花销50多万,不说“穷奢极欲”吧,起码“大手大脚”基本坐实。

贾跃亭于是跑到美国的特拉华州注册了一个公司,然后就在当地法院提出了个人资产破产重组保护,提出来的证据就是交了几个账户,一共加起来就6万多美金。这就是向债主们说:你看,我真没钱。

我们现在无从了解加州中区法院在断案时候的倾向性,在破产清算案中,美国许多地方性的法律都倾向于保护债务人的权利,而不允许债权人对债务人进行无穷尽的追索。

特拉华州的法院也不傻,一看这情形,就做了一个判断:让贾跃亭的居住地,加州中区破产法院来审理这个案子,贾跃亭的金蝉脱壳计划,在特拉华州法院面前,失效了。

2017年新年伊始,已在埃及学习汉语的观众中小有名气的朱廷婷被调往苏伊士运河大学孔子学院担任中方院长。她一心扑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同样没时间回家过年。如今,她迎来了自己在埃及的第八个春节。

可是债主们不相信,说你还是直接把钱还了吧。

今年春节恰逢埃及学生期末考试,朱廷婷和她的同事们不仅要对八个班的本科生以及在读硕士、博士进行考试,还要为春节后的驻埃及中国企业校园招聘、计划中的社科院专家讲座等做各项准备工作。

然而,US Trustee给予贾跃亭的评价,可能会在未来的日子里,对贾跃亭形成致命性的打击:当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被判定在申请破产保护前后持续性进行“不诚实的操作“,贾跃亭未来在美国法院中的形象就会产生巨大问题。虽然贾跃亭一方否认了“不诚实的指控”,但今后,他所提交的许多材料会被反复审查,甚至会不给予采信。当然,我们不必把美国的法院或US Trustee当成神来看待。从这次特拉华州的法庭斗争来看,贾跃亭可能轻视了来自国内的债主们,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搬出US Trustee来,因此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泄露了一些资产的踪迹。

“孔子学院以年轻教师为主,大部分都没有成家,大多数老师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这边,挺不容易的。”朱廷婷说。她感叹道,好在工作很忙,除了夜深人静偶尔失眠的时候,平时没时间感到孤独。

贾跃亭或许没料到债主们出了一个高招,就是让US Trustee作为中立方进行调查,从而兜出了他在美国的多处资产的底。

□连清川(专栏作家)

有钱人的戏码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对于贾跃亭而言,在特拉华州的个人资产破产重组,不过是他躲避债主们的一个策略性游戏。来自国内的债主们并不是非常了解美国的法律系统;而特拉华州的法院也无法熟悉贾跃亭在国内曾经玩过哪些花招。

但要想弄清楚贾跃亭到底有多少钱,并非易事。这两年,贾跃亭瞒天过海地通过复杂的法律运作,把资产分散到许多地方和许多人身上,包括他的侄媳妇,和原办公室主任的女儿。在这么漫长的时间和贪婪无度的借钱过程中,他到底把资产摊到了多少地方和多少人身上?这个问题恐怕除了贾跃亭自己之外,永远不会有一个完整的答案。但对于债主们来说,要查清这样一件事情,恐怕旷日持久。而贾跃亭,似乎永远在上风。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贾跃亭的故事就玩完了?接下来加州中区法院能否秉公执法,让贾跃亭把所有的资产吐出来,债主们分一分,贾跃亭破产清算?

“一到春节就会录制特别节目,想借这个机会向更多埃及人介绍中国传统习俗和文化。”朱廷婷回忆说,为了能让埃及人更好理解中国春节,她总是要花许多时间去设计节目形式和内容,一来二去就干脆选择不回国过年了。

本科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阿拉伯语专业的朱廷婷是地道的重庆妹子,也是一名“老开罗”。2012年11月,她被派往埃及从事同汉语教学相关的媒体工作,在尼罗河电视台担任汉语教学节目主持人,一干就是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