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上的共同战“疫”》发布短视频+直播的价值超越想象

2月4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快手上的共同战“疫”》,报告结合数据分析和平台内容,盘点在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役中,社会各方如何借助短视频+直播的力量,及时传播信息、回应公众的科普和心理需求,并记录了疫情进行时的不同切面。

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短视频+直播”正发挥着超越想象的价值。

就这样,几个月下来,这个号的粉丝到了几百万。但我觉得姥爷的火是个意外。

做一种短视频形式时间长了,就要考虑网友会不会审美疲劳、视觉疲劳,总看一个东西的话,很多人也是会腻的,这就是我的担心。

我还是想靠长期的自媒体积累沉淀的东西,做一些行业内的事,当然姥爷这个号也会一直做着。

很多网友在短视频下面为他加油,还有很多人留言:

桑德斯10月1日在拉斯韦加斯演说时,突然觉得胸痛,暂停竞选活动,送医治疗。出院时他的医生在声明中说,桑德斯被诊断出心肌梗塞。

亲戚朋友也觉得挺好,看到我这么多粉丝也替我高兴。他们身边有我这样一个人,他们也挺自豪的。

我是耀阳,24岁,王福祥是我姥爷,“耀阳他姥爷”这个号就是我拍的我姥爷的一些短视频。目前做了不到半年,粉丝几百万吧。

另外,可以参加一些平台的活动,平台上经常有一些流量扶持的活动,可以参加一下,但是一定要和活动的主题配合上。

不是说不看好这个行业,而是我认为自己没有达到能体现这么大价值的能力,所以我对自己还是没有把握。

显然,这是一场汇聚各方力量的共同战“疫”。

但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因为做短视频和电商,我们的生活节奏发生的很大的变化,上午打包货物,中午送到快递那里,下午拍摄,晚上剪辑和研究新的作品。

再就是,在做号之前一定要考虑好自己要表达什么东西,所有拍摄的作品都要围绕这个表达的中心思想来进行创作

做短视频初期一个月的时候是没有收入的,后来很多粉丝看到我们这里的环境好,主动私信说想要购买一些东西,我们就开启了小店,成了一名电商,收入上也有了增加,刚开始一个月三千两千的流水,到现在每个月会有将近万元的流水。

我是从2019年的7月21日开始做短视频的,“机缘”是我弟弟。

腾讯科技对话三位短视频播主,借以走进他们的生活与事业,新奇与欢笑之外,也有他们的思考与无奈。

但观念生活差异还是有的,比如南北差异,其实我们的视频基本还原了东北的特色和生活方式,有些南方的网友毕竟不在这里生活,很多事情他们不理解,会有一些质疑,评论区就会陷入网友的南北差异“大战”,也挺有意思。

武汉城外,全国人民都在用行动支持战“疫”:有来自山东的用户拍下全家人在地里摘番茄的场景,旁边的地上满满当当地放了七筐,这些番茄将无偿提供给武汉;广东佛山某个制造防护衣的工厂大门,应聘工人的队伍排了十几米,很多人表示不给薪酬也能上岗。

Vlog也在快手发挥了更大作用。媒体记者探访疫情的源头华南海鲜市场、直击医疗一线武汉金银潭医院;一位武汉本地的年轻人,在封城之后走上街头,记录超市、商圈和医院的情况。每位观众都能直观看到,这里的大妈戴着口罩、悠哉买菜,超市物价稳定;医院里人头攒动,和商圈的空无一人形成鲜明对比,但大家都很守秩序也很安静……这些vlog都是实在的第一手记录,它是包容的,主流媒体和普通人都能找到契合的叙事节奏;在不同的记录视角下,这些短视频体量轻快,但在见证历史的维度上,它又足够厚重。

在快手“同城”中搜索武汉,你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整个小区的居民隔窗喊话:“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用乐观和幽默面对逆境,是大家共有的态度。正如报告最后所写:

一位家在江西、常年在外地跑卡车的司机,在1月28日那天将援助医院建设的物资从河北运送到了火神山医院的建筑现场。他拍了一条长长的车队停在路边的短视频,说厂家提供了过路费,如果收费站不要钱,他就把钱捐了。

我们很感谢当下这个社会,感谢各个短视频的平台,给了我们普通人很多机会去展示自己,只要你有想法,有才华,即使你没有庞大的资金和人脉关系都可以在短视频平台中一席之地。

这个工作怎么就不正经了?

值得一提的是,1月31日晚7点,《新闻联播》开始在快手常态化同步直播,和疫情防控相关的大量最新信息也被同步输出。在直播的33分钟之内,累计观看人次近2000万,累计点赞近1800万,堪称“中国最硬核的直播”。

基于受众面广、专业机构齐全、技术配备到位的平台优势,快手迅速反应,在1月21日即上线疫情专题H5,联合各级媒体和政务机构,在全平台不间断地输出权威专业的资讯。

就目前的发展来看,我们把短视频当成事业来看,我们很认真的拍摄每一个作品,当然是希望长久的发展,我们希望会一直做下去。

短视频这个行业真正实现了时间自由,职业自由,经济自由,短视频平台可以帮助普通人实现更多的梦想!

索尔斯克亚说:“我非常开心。我们从开场就占据了主动,当我们离开时,我相信对手会觉得曼联是一支在场上非常努力的球队,这正是我对球队的要求。在任何一场英超的比赛中,当你给予对手足够压力、并且在场上占据优势的时候,你都要充分利用好。今天下半场我们就做得很不错。”

比如,发布时间最好固定,让粉丝养成一种习惯,固定时间去看你;更新的时间要有些规律,比如我们一天发一条,我们尝试过一天两条,但是从涨粉和流量上来看并没什么帮助,大家也可以两天一次或者三天一次,总之让粉丝有规律可循。

每天的工作工作状态是,早上起来我准备服装、道具,等中午我媳妇下班回来了,她就给我拍,拍完了下午她去上班,我就做剪辑、后期制作这些。

如果你定位在武汉蔡甸火神山医院,能看见许多建筑工人在休息时拍下各个角度的工地:吊车在工作,地上堆满钢材,一座座临时病房正在拼合成型;如果你定位在武汉的某座医院,能看见物资刚运送到医院门口的场景,几位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一起搬运和清点十几箱物资,它们将随时送到病人手中……

你像评论区的那些你还能解释解释,最起码他懂。

但是,后来随着粉丝增加,还有我们姐弟做这个做得很开心,家里质疑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小了。

但短视频确实是我们这些年的一个机会。

玩的时候挣点钱挺好,我又不是北影毕业,只能走做演员这条路,只能吃这碗饭,我必须得怎么怎么样,——我没有这种心理。

目前,桑德斯多项民调中名列前茅,领跑民主党籍总统参选人。

短视频“姐弟档”:网友调侃我是“李子捌”,父亲眼中的“胡闹”,现在月入近万元

所以,我自我介绍的时候说,我是网络从业者,大家就觉得这是不务正业。但是,一边你认为它不务正业,一边所有人又都想成为网红。

我媳妇是兼职帮我,不能让她放弃工作。毕竟,我觉得做短视频好得快,没的也快,虽然现在我收入比当快递员赚得多,但说不准,不稳定。

我想说的是,既然大家都想成为网红,它有可取的地方,就正视它。如果不想成为网红,我们就看这个行业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监管力度,什么样的规则,然后大家去努力。

现在是我和我媳妇两个人一起做,我专职,她兼职。

因为北戴河气候比较好,姥爷就经常过去散散心,看我做的这个没啥起色,姥爷就总跟我提建议,或者是跟我说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刚开始也没当回事,后来也觉得挺有意思,就拍下来了,没想到大家挺喜欢。

我个人很喜欢李子柒的作品,她觉得她是中国文化真正的输出者,是把中国田园生活中的美输出给世界。

我觉得我做姥爷这个号的时间太短,因为我姥爷身体条件比较特殊,他岁数大了,你不可能总直播,别的也没有什么渠道,不像年轻人那么火。

昵称:老四的快乐生活

在重大疫情事件下,快手上的媒体和政务机构齐心协力,在消解信息壁垒、弥合认知裂痕方面贡献出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快手强下沉能力+高用户粘性的产品特点,让有效信息广泛触达、连接起遍布全国的用户。信息通则民心定,短视频+直播的资讯传播组合,发挥了超出想象的作用。

这个时代给很多人机会,谁都可以当导演,谁都可以当演员,可以当歌手,但民间的草根太多了,竞争还是很激烈。

短视频“夫妻档”:老公演,老婆拍,比以前做快递更赚钱,但我对未来不太有把握

现居地:河北(考虑回长春)

这场疫情,是考验,也是见证。在短视频里,我们同样看到了中华民族特有的乐观精神。在非常时期,不出家门就是为战胜疫情做贡献:大家在家隔空对饮、隔墙打羽毛球、开着视频远程凑桌打麻将,自娱自乐的方式层出不穷;有人调侃春节家中一日游:阳台峰、沙发游乐园、厨房美食街、淋浴大瀑布,也能逛到累趴下……

我们尽量把知识类、科普类的东西拍得有趣味一些,更唯美一些,让粉丝们在享受视觉盛宴的同时能够增长一些知识。

刚开始做短视频的时候,我和弟弟都是小白,什么都不懂,也是边做边学习的,上了几次热门之后开始找到了一些运营诀窍,我们共享出来,大家可以一起探讨。

苏黎世州州议长迪特尔·克莱说:“我们对中国政府为防止疫情扩散做出的巨大努力印象深刻。”他表示,愿在此困难时刻“以友谊和团结”支持中国。

谈到本场打进两球的拉什福德,索帅说:“他做得非常棒,他很快就达到了200场,很了不起。他踢了大部分的时间,有些难以坚持,所以我们将他换下了。他对此也很冷静,我对他非常满意。”

他是一名摄影师,从事摄影行业十多年了,他经常把我们大山里的生活讲给外面的人听。

我很担心从我这儿开始,大家出现谁谁谁他姥爷,谁谁谁他姥姥,谁谁谁他大爷,本身一个挺自然的记录家庭生活的感觉,一下子变成一个特别官方的或者只为赚钱的,或者是某一方不愿意配合,强行去运作的这种,不太好。

当然,我也没把短视频当成工作,我正式工作是主持人,是商学院老师。如果把它当成工作,你天天上班研究它,估计啥状态也拍不出来。

我们也想做这样的传播者,把生活中的美输出出去。生活很辛苦,每个人都不容易,但仍然要有一双看见美的眼睛,仍然要对生活充满热爱。

卢塞恩州州长保罗·维尼克说:“卢塞恩州政府密切关注中国在防控疫情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战胜疫情的决心和取得的成效表示赞赏,我们也认同国际社会应团结起来共同面对这一艰巨挑战。”

运营诀窍:更新时间要有规律

楚格州州府委员兼经济部长西尔维娅·塔尔曼—古特说:“楚格州政府赞赏中国为遏制疫情所做努力以及同世界卫生组织开展直接、开放、建设性的合作,希望全球范围内针对该病毒的疫苗能早日研制成功。”

关于未来:当成事业一直做下去

“用钢筋工吗?我愿意去帮忙。”

我平时一直就喜欢拍,自从有快手的时候就做,都做了这么多年了。我平常不直播,也不接广告,所以现在做这个也还没想怎么赚钱。

还有就是,东北这边冷的时候能到零下二三十度,拍摄难度加大了,可拍摄的内容变少了,在这种条件下,我们依然想提供给粉丝们高质量,不重复的视频,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

我去年刚毕业,在河北秦皇岛上的大学。我有做自媒体相关的工作室和团队,但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起色。

因为有很多新的非常好的网红他们已经走得非常好了,但是仅仅靠他们是不够的,如果不是大幅改观或者是从我做起的话,甚至会导致这一个时代的人对待网络从业者可能都会有偏见。

我拍短视频是因为我姥爷很愿意拍,他愿意配合,但是我看有的拍自己家老人的,那老人一看就非常烦,那个孙子、孙女为了拍视频,在他跟前磨磨唧唧,给老人生活造成压力。

我要不让他拍吧,好像说“耀阳你火了你不让我拍?”其实不是这个意思,咱们要以娱乐为主,开心就好,不是你为了粉丝就不择手段,你逼着老人去拍,那就没有意义了。

现在,他们都很支持,大家聊起这件事的时候,也都出出主意,在山里看到了什么奇特的东西了,也会分享给我们。

但是,并不是说你每天在短视频里面投入多少时间就能得到多少回报,这个世界挺残酷的,大家一般都只看重结果,至于中间过程,没有人太过于关注。

我做的是一人分饰多角的短视频,这也是我最喜欢、最拿手、最擅长的,通过一个个小故事,还原一些生活当中的事和人,最近也在尝试着做一些类似连续剧的短视频。

处于疫情中心的武汉和生活其中的市民将何去何从?面对病毒,人们该如何自我诊断和预防?在谣言肆虐的同时,每个人该怎样与消极情绪自处?有效的信息传播,是打赢这场战役的关键。

虽然我现在不出去上班了,但家人都挺支持我的,从小到大什么事都支持。短视频这事又是我比较喜欢做的,家里就更支持。

像姥爷这种火爆它是一种意外,毕竟是人设和自身带的东西不是人人都有的。

阿罗萨市市长洛伦佐·施密德对中国和中国人民表示慰问并祝愿患者早日康复。

在快手双击“同城”,身处中国任何一个角落的用户都能实时看见一个鲜活的武汉。

姥爷这个号火了以后,很多人也开始拍自己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大家可能看到的都是光鲜的一面。

最好内容对粉丝要有帮助,我们在做号的时候,发现有些视频涨流量不涨粉丝,有的作品涨粉丝不涨流量,总结下来发现,知识类型的作品比较涨粉丝,粉丝更喜欢边看视频边学点东西。

早在1月23日,快手科技率先向武汉市政府捐款1亿元;除夕夜的快手春晚直播间,共收到26879293 快币的“武汉加油”公益礼物,全部收入同样捐给武汉;春晚红包的提现通道上线“助力武汉”功能,用户可选择捐出红包所得,快手将在每笔捐款上额外配捐10%。

随着疫情发展,面对社会就医压力,快手联合各大医疗服务平台推出线上问诊功能,缓解线下就诊难题;为减轻延迟开学对学生群体的影响,快手联合40多家教育企业推出“停课不停学”服务,免费推出包括K12、学前、职教在内的线上课程。作为一家有温度的科技企业,快手承担了应有的社会责任。

另外,行业外对这样一个行业可能会有一些偏见。在国外,我觉得自媒体,包括视频、网络经济是一个比较成熟且健全的、有规则、有体系的运营行业,它跟其他行业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因为国内行业发展得比较快,步子迈得大,快的话就肯定会走不稳,有一些地方,导致大家认为网络不如实体,网络终究会是泡沫,终究会破碎,你这个月挣1个亿,下个月可能一分钱不挣,所以大家不能把它当成一个正常的行业来看。

姥爷他本人确实挺招大家喜欢,这是人自身带的,我运营这个号也没花多大力气,因为我运营好几个号,但其它的都没火起来,所以姥爷火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图尔高州州府委员兼司法安全部长科内利娅·康波施说:“我们从媒体上看到,中国政府为抗击疫情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们也希望,中国和其他受影响的国家能够早日战胜疫情。”

让我们很宽慰的是,我们的粉丝都挺好的,几乎没有什么黑粉,大家都很和谐的在评论区讨论各种各样的的问题,有时间的时候我和弟弟也会参与一下,总之,我们的粉丝很正能量。

全国人民的心都被武汉牵动。

学海无涯,我们也在学习更多的平台活动知识,希望能够借助平台活动让自己的流量更好一些,另外我们想要矩阵一些相关的其他号,借助百草姑娘这个号可以矩阵出其他的一些号,用另外不同的拍摄方式来展现山里人其他的生活。

如何看待李子柒:中国文化真正的输出者

外面的人你没有办法解释,总是告诉你,你要找一个正经工作,我有时候就不明白,这个工作怎么不正经?

我的计划是,慢慢去运营姥爷这个号,积累经验之后运营一下我们自己的号,然后成立团队做栏目剧。

任教于佛蒙特大学的心脏科医师李温特(Martin LeWinter)表示,桑德斯已经“顺利康复”。李温特说:“目前我认为没有理由说他不能继续竞选。若他当选,我相信他在身心两方面都有足够耐力,完全可担得起总统职位的严格挑战。”

这场疫情引起普遍关注,显然发生在1月20日——钟南山教授在《新闻1+1》节目中称,新型冠状病毒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接下来,每天的信息愈发密集,很快,1月23日10点,武汉封城。

“还需要工人吗?我想为武汉做点什么,我是架子工。”

运营心得:真实、自然是基础

我看过很多博主,今年很火,但是第二年就不行了,更新换代很快。

我们从小到大习以为常的生活,在别人看来却是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向往,所以他想把这样的生活通过镜头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大山里的生活。

平台:快手、抖音、微博

我媳妇有正式工作,她就负责给我化化妆、拍摄什么的。

时效+温度:短视频平台上的全方位资讯

我负责写剧本,主要来自自己对生活的感悟,积累下来之后自己写成一个个的脚本,然后自己尝试拍(表演)、剪辑。

还有就是,大家看到李子柒火了,后面就有千千万万个李子柒在模仿她,大家只看到李子柒在赚钱,而不去思考李子柒为什么走出这条路,我的路在哪里,就一味去模仿。

苏黎世市市府委员菲利波·勒特内热说:“我坚信,中国一定能战胜这一挑战。我们深信,国际社会将与中国一道,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采取正确措施使疫情得到控制。”

我之前也是在从众,大家怎么做,我也怎么做。姥爷这个号火了以后,我发现网络需要这种新鲜感,需要独特和打破规则。现在可能没火,但未来有一天网络走到某一步,他们如果能在这个良好的时机出现,一定会爆火。

籍贯及现居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某县城

截至1月31日,快手肺炎防治频道点击量突破30亿次;以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新闻为代表的三大央媒和全国各方媒体,在快手上进行了多场疫情直播,累计超过10亿人次观看;快手平台政务号所发布的疫情相关视频播放总量高达250亿次。

据报道,佛蒙特大学另两名专家也表示,桑德斯本月稍早接受运动心肺功能测试。他们说,和其他健康且没有已知心脏病的男性相比,他的运动心肺功能是同龄男性的平均水平。

我觉得做短视频其实除了真实、自然的记录外,还要有一个虚拟的创作,但是这个虚拟的创作一定是扎根于现实生活,它肯定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所以说每天还是要生活在现实世界里,然后去获得素材、积累。

截至1月31日,快手的“口罩防护”魔法表情总作品数超过400万,无数老铁收获口罩科普知识之余也为武汉加油打气。

我做短视频快三年了,以前送快递,后来有一天自娱自乐,像发朋友圈似的发了几条短视频,没想到大伙还挺认可的,粉丝增加挺多,于是就这么做起来了。

我关注李子柒比较早,开始是在微博上,她对我作品风格的影响很大,很多网友开玩笑说,我们是“李子捌”。我们把这种评价看成是一种祝福,希望我们能拍出更好的作品。

其实我觉得还是做自己比较好一些,姥爷这个号给了我这方面的灵感。

因为更新频率比较高,几乎每天更新一个作品,有时候会更新两个,所以我们基本没有休息日。

报告显示,在用户最关心的资讯上,快手平台每天稳定输出大量优质短视频内容:专业人士向大家科普口罩的正确佩戴方法、新冠病毒的首发症状和临床表现;记者连线奋战在武汉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探访口罩生产第一线,将镜头对准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医院的建设现场,引来千万网友“云监工”;还有直播每场新闻发布会和情况通报会,传达来自一线的权威消息,进而破除谣言;各地基层干部下社区号召大家共同防疫,村长通过大喇叭向全村硬核喊话,劝告大家不聚堆、不串门;此外更不乏各地医疗队伍驰援武汉、民众给执勤队伍送去口罩等暖心场面。

刚开始,家里人对我们这个工作有过质疑,他们只是停留在看短视频这个层次上,还是觉得这不算“正经工作”,很多人觉得拍摄短视频是不务正业。我父亲曾经跟我说,“你弟弟胡闹,你还陪着他胡闹!”

所以,我的压力大部分来自于行业外,大家问你干嘛呢,玩儿网络的那是正经事吗?你赚钱不赚钱?他们对网络不了解,但是你跟他们又没法解释。

这是我看不惯的短视频行业的一个现象。

然后,晚上再写第二天的剧本,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工作,每天花在这上面的时间有五六个小时。

但我也想得开,我做短视频就是当成一个兴趣来玩,你拿这个特别当回事,你就会有困难,就会有障碍。我现在挺好,能玩就玩,不行了就回去上班,就这么个心态。

籍贯及现居地:黑龙江佳木斯

内阿彭策尔州州长罗兰德·伊瑙恩表示:“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于中国,都认同中国为抗击疫情做出巨大努力,并对此由衷感激和敬佩。我们希望中国尽快取得防疫战的胜利,疫情早日结束。”

短视频“祖孙档”:姥爷的火是个意外,不到半年粉丝涨了几百万,这个工作怎么就不正经?

运营这个号我也学到了很多。

快手肺炎防治频道以最新动态、疫情信息、记录湖北三个版块为基础,实时更新疫情地图,并涵盖直击武汉、防护科普、专业辟谣、专家解读、白衣天使、众志成城、加油中国等多个子栏目,满足信息的时效性与有用性的同时,也不断传递着正能量。

我也用这个勉励自己,因为我也没火,也在等这个机会。

据报道,桑德斯并不是唯一面临年龄问题的总统参选人,另两位声势领先的民主党籍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和联邦参议员沃伦的年纪分别为77岁和70岁。而竞选连任的美国总统、共和党人特朗普为73岁。

运营也需要注意细节。比如作品的封面非常关键,要简明扼要,突出主题,总之要足够的吸引眼球。粉丝互动上,适当回答粉丝问题,增强粉丝黏度。

“我们今天做出了回应,迎来了反弹。在后退一步之后,我们向前走了超过两三步。在场下,我们知道自己正在做着正确的努力。”

平台:快手、抖音、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