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导演一家四口17天内均因新冠肺炎病逝父母均是同济医院教授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温梦华    每经编辑 徐豪    

随后,多位与常凯直接或间接认识的人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确认了此消息。常凯的大学同学杜子表示:“因为疫情今年过年没有相互拜年,14号一早同学和武汉的朋友告诉我,也很突然。”

被称为“中国医疗耗材之都”的长垣市,亚都、华西等多家企业自1月21日以来24小时全力生产,各类疫区急需医用物资源源不断运到前线。宇通客车捐赠10台负压救护车支援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为一线医护人员送去了“戴着口罩的救护车”。

截至2月16日晚间,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600人,其中包括了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一家四口。

对于常凯的离世和一家人的遭遇,不仅仅是认识他的人难过悲痛,无数关心疫情、关心武汉的网友们和众多影视业内人士也深感悲痛。翻看朋友圈,不少影视同行虽不认识导演常凯,但依旧惋惜不已。“哭陌生同行,本来这些人间悲剧是不该发生的”一位影视公司老板在朋友圈写道。

此外,河南全省民营企业也积极为抗击疫情一线做好服务保障,千方百计生产物资装备。

三明市是全国医改的“明星城市”。2012年,该市医保基金亏损约2亿元,在巨大压力下被迫启动医改。通过大力深化医药、医疗、医保联动改革,实行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将腾出的空间主要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优化医院收入结构等。

截至目前,中国新医改已取得显著成效。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13亿人,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比重下降到了30%以下。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王贺胜表示,未来将针对药品集中采购见效过程中的堵点和痛点,推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破冰前行,进一步提升民众的获得感。(完)

李华敏称,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无论美方如何处心积虑变化花样、挑衅滋事,都是徒劳无益的。战区部队将时刻保持高度戒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履行职责使命,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坚决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

无论是像常凯这样普通人的遭遇,还是李文亮医生等一线医护工作人员的付出和牺牲,都深深牵动、感动着无数中国人民的心,但在这场国家战“疫”中,每一个人都不是孤军奋战。

截至2月16日23:28,新冠肺炎确诊68595例,死亡1667例。

质量过硬却没有“营销费用”的药品,如何才能获得医改主力军——医务人员的“青睐”?

一位和常凯有着三十年友谊、学生时代同室的朋友在悼文中回忆着曾经意气风发的青春年少:

三全食品爱心物资运往武汉疫区。马腾飞 摄

为确保“自降身价”的药品质量“不打折”、供应“不断货”,中国官方采取多举措加强药品临床使用情况监测,并逐步建立健全药品价格常态化监管机制,在保证质量和供应的同时,力促药品回归合理“身价”。

促药品回归“合理身价”

深化“三医联动”改革

常凯的一位大学同学直言:在他印象中,常凯高大帅气,为人随和好,很好相处。

作为一名武汉人,常凯生前是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干部,曾参与制作多部纪录片。

福建省三明市沙县总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谢显金透露,在当地医改前,自己一年工资不超过十万元。近几年,年薪至少翻了一倍。

16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也从常凯生前的同事、朋友处了解到,生前乐观豁达的常凯,出生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原本身体很好,很绅士,有品味,万万想不到,一场大灾就这样降临在这个幸福之家……

业内人士指出,切断医院与药品的利益链条,让公立医院回归“公益”,离不开建立科学合理的医疗行业薪酬分配机制,从“以药养医”转变为“以技养医”。

“三十年来的点点滴滴,如碎片、更像电影一幕幕的那么的模糊而又清晰。当年我们每天清晨,在相同的时间骑自行车到中华路码头乘轮渡过江,一上岸我们总是来一场自行车越野赛,十几公里的路上堪称型男的你总能甩我一大截。

目前常凯夫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儿子远在英国。数亿网友留言祈祷,希望常凯夫人尽早康复!一家人从此远离灾难与病痛。

宁夏“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自2018年获批以来,已构建起从自治区覆盖到乡村的五级远程医疗服务体系,探索出了一套相对完整的低成本、可复制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模式。

河南长垣,口罩生产企业加班加点生产口罩。李超庆 摄

今年12月28日,中国卫生与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法律问世,坚持“三医联动”改革作为新医改推向纵深的关键被纳入其中。日前,中国官方已制定“时间表”,明确要求各地结合实际推广三明医改经验。

在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值班医生面对着一台大屏幕,屏幕里的患者因为突然胸闷、气短,在银川市大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的陪同下,通过在线互联网门诊接受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的诊疗。

“我们是大学同学,是我联系比较多的好友和同学。近年我们一起相约去过西双版纳,平遥、连州摄影节,也经常一起交流对艺术、电影、摄影的看法。惊闻他的离世非常难过……”这位好友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如此写道。

三明医改不断突破利益藩篱,“步步惊心”却成效显著。三明市城镇职工医保住院次均费用由医改前的6553元下降到2018年的5847元;医务人员年平均工资从医改前的4.22万元提高到2018年的11.34万元。

汇聚力量,各尽所能捐款捐物,河南省统一战线各领域通过各种渠道为疫情防控一线提供支持。据初步统计,截至2月6日,河南全省统一战线共联系募集捐赠8.68亿多元,其中资金6.04亿元,物资价值2.64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也牵动着海外华侨华人的心。河南多部门携手,帮助亚、欧、美、大、非五大洲的20余个河南籍海外侨团组织打通“爱心通道”,医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额温枪等一大批紧缺医疗物资源源不断向国内汇聚。

近日,肺癌患者陈宁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消息。她一直服用的抗癌靶向药吉非替尼,从此前的一盒2280元(人民币,下同),在当地直降为547元,再加上医保报销,陈宁未来每月自付费用只需几百元。

对于因防疫而隔离在家的人们而言,常凯这个名字,是继李文亮医生之后,再一次击中万众泪点的名字。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已经无法见到明天了,他们的人生终止于2020年的开年。

在该模式的推动下,有效实现优质资源下沉,尽力让当地民众在“家门口”就能“看上病”“看好病”,曾经医疗资源相对落后的宁夏已经站在了中国新医改的前沿。

“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这是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生前留下的遗言。

此外,统一战线各领域还通过捐赠医疗设备、办公用品等方式支援武汉,并持续不断输送粮油、食品,各展所能为疫情防控作贡献。

中国建立医保制度以来规模最大的一轮医保谈判近日也备受关注。70种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新药“入围”医保,涉及肿瘤、罕见病、丙肝、糖尿病、耐多药结核等领域,价格平均下降60.7%。

2月16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全家因新冠肺炎去世》的消息在网络发布,内文表示: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于2月14日因新冠肺炎去世,他的父亲则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而常凯的姐姐则与常凯于14日同天去世。常凯家中4人在17天内相继不幸离世。

正如一位网友所写道:“我们只是被困在家里,有的人却永远困在了2020年。”

常凯逝世后,湖北电影制片厂也在内部工作群发布讣告。《讣告》称,常凯自参加工作以来,爱岗敬业,积极肯干,工作作风踏实。他对人和善,乐于助人,在历任岗位上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曾多次被评为湖北电影制片厂标兵、先进工作者,深受全厂职工的尊敬和好评。

作为解决“看病难”的重要举措,中国多地都在探索适合自己的特色分级诊疗模式:利用“互联网+智慧家庭医生”方便社区居民就诊;用自助机读取医保卡,继而定向分诊;通过区域医疗协作平台进行双向转诊……

无党派人士、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张祎捷现场督导负压病房建设情况。马腾飞 摄

随着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扩至全国,不仅是肺癌领域,肿瘤、乙肝、高血压、精神病等重大疾病患者的医药费用在多地都显著下降。

“他高大帅气,为人随和,很好相处,特别绅士的一个人”

2月16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因新冠肺炎去世#的消息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备受数亿网友关注。戳中大家泪点的:仅17天内,常凯家中父亲、母亲、常凯、常凯姐姐4人相继因新冠肺炎不幸离世。

提起常凯,认识他的人给出的评价无一不是“很好一个人”“很好相处”。

他曾参与拍摄的一部关于长江三峡的剧情片《我的渡口》,通过武陵山区深处一个古老的渡口,讲述了一个朴素、温暖的故事——渡口不远处一户田姓人家,为了遵守祖上的一个承诺,田家祖孙三代人,120年来“不收一文钱”,靠着一条木船,在大沙河边为村民摆渡。

民主党派医护人员也践行职业誓言,积极奔赴“疫”线。7名民主党派成员随河南省医疗救援队驰援武汉;3197名民主党派医护工作者坚守岗位。还有2040名民主党派成员坚守社会面防控最前线,积极参加社区防控、市场监管、道路检查、支援服务等工作。

他们一家四口均因新冠肺炎去世

毕业后,我们只要小聚,都会提及我们的越野赛,还有武汉大学牌坊下那一家早餐店里的热干面,还有豆浆、面窝。再往后,我们偶尔小聚时话题中永远离不开那段人生芳华中的点点滴滴……群山为墓卧冤魂,长歌当哭祭兄弟。”

疫情发生以来,河南广大党外人士积极建言献策。先后报送中央统战部零讯20余条、疫情防控专家建议101条、社情民意信息500余条,形成了《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跨省转运救治的建议》《关于向河南省委省政府防止新型冠状病毒扩散的几点建议》《提升特殊时期地方政府公共治理能力的建议》《建立分级数字化防疫信息中心的意见》等一批高质量意见建议,发挥了参谋助手的重要作用。

一位熟知常凯的友人也惋惜到:“他身体特别好,特别绅士、有品位的一个人,父母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书香门第。太惋惜了。”

目前,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但除湖北省外,国内其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多日下降,利好消息让关心疫情的统一战线各领域倍感振奋。(完)

“互联网+”助力分级诊疗

2月16日下午,一份落款为湖北电影制片厂的“讣告”在网络上流传。讣告中提到,湖北电影制片厂“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因新冠肺炎医治无效,于2月14日4时51分,在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享年55岁。

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疑问,每经疫情智能机器人7*24小时为您解答↓↓↓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了解到,常凯父亲和母亲并没有住院,常凯本人也是几经辗转才进了黄陂区的小医院。“在常凯住院后,常凯夫人也住院了。现在常凯的事全社会都在关注,她夫人应该被有关部门重视了,希望能挺过来”,常凯一位大学同学告诉记者。

湖北电影制片厂称:“他的病逝,使我厂失去了一个优秀干部。”

明天和意外,你不知道哪个先来。